電話: (86)21-59745785/86
傳真: (86)21-59745781
郵箱: sh-hlf@163.com
網址: zhongte47406.cn
地址: 上海市青浦區白鶴鎮鶴民路66号

新聞動态

海工船為何漸成船企的“燙手山芋”?

發布日期:2015-01-23

“2015年,海工船市場需求降幅會更大,海工船市場的‘冬天’将很長……”去年年底,業内一位專家對全球海工輔助船市場未來形勢的預判正在變為現實:大量的海工船延期交付,不少在建海工船項目停工,部分海工船訂單被撤銷,一些排産項目被宣布停止啟動……
    蘇南一家涉足海工船建造業務的企業負責人稱,今年年初以來,海工船市場不但沒有複蘇,反而更加糟糕,市場形勢不斷惡化,來自國外航運公司及租船市場的各種消極信号,讓他們感受到了市場“寒流”,海工船建造企業正面臨****的經營壓力與市場風險。
    業内專家表示,如果短期内市場難以複蘇,船東和投機商将開始大量撤單,海工船投機訂單将面臨“擱淺”,一些紮堆淺水裝備的海工船建造企業将成為首批受害者,海工船市場新一輪“洗牌”已經來臨。

船企經營壓力倍增
    “今年年初以來,海工船市場十分慘淡,交船難已成為許多船企的心頭之患。”江蘇一家船企負責人表示,受市場行情影響,今年許多海工船建造企業都遇到了船東延期接船的問題。由于國際油價暴跌和持續低位震蕩,使得全球海工市場主流裝備的需求大幅萎縮,而這又導緻主要為海工大型裝備提供服務的海工船的市場需求不斷下滑。目前來看,不少船東因為項目資金或盈虧平衡問題,往往會以各種理由遲遲不肯接船,而另有一些船東也采取“收縮戰略”,暫停了一部分海工船項目的啟動計劃。
    自2014年以來,無論是鑽井平台、生産平台還是海工船市場,均出現量價齊跌的态勢。與此同時,從國外租賃市場及航運公司所反映的情況看,市場形勢似乎更加嚴峻。目前,海工船船隊利用率下滑、部分海工船日租金疲軟、海工船整體資産價值降低等問題正困擾着不少海工船船東。同時,由于海工市場整體低迷,部分海工船船東還面臨嚴重的運力過剩問題,包括三用工作船(AHTS)在内的全球海工支援船(OSV)手持訂單量已明顯超過市場需求量。
    業内人士指出,當前閑置AHTS的數量甚至超過了正在作業的AHTS數量,這将使得AHTS即期租金進一步下滑。據了解,英國北海地區**一筆AHTS即期合同日租金價格為9000英鎊,約合1.397萬美元,已觸及近幾年來的低位。值得注意的是,AHTS市場既是目前面臨下行風險**的市場,同時也是中國船企接單較為集中的領域,由于需求趨于飽和,中國船企之間難免将有一場更為慘烈的“厮殺”。 
    “以海工船,特别是AHTS為主要業務的船企将遭受沉重的打擊。”南京一家船企高管認為,随着鑽井平台等大型海工裝備出現撤單和延期交付的情況,為之服務的海工船需求量大幅萎縮,手持大量海工船訂單的船企因延期交付,将面臨越來越大的經營壓力及資金風險,尤其是一些中低端船型的建造企業很難能扛過這輪危機。
    除了交船難外,一些海工船建造企業還面臨後續訂單沒有着落的危機,部分船企目前隻能“硬扛”。為了應對危機,也有部分船企開始承接造價相對較低的海工生活平台、工作平台訂單。這類平台不僅可作為服務、生活類平台使用,還可用作貨物中轉,在當前全球海工市場整體接單難形勢下,這類平台的訂單反而在增長。
    不過,業内人士特别提醒,一些未曾涉足這一市場的船企如果“一窩蜂”承接服務平台訂單,有可能加劇這一市場的風險。因為目前這類訂單大多為“先造後售”模式,而且訂單多來自“二船東”,一旦市場出現惡化,将重蹈AHTS市場的覆轍。

投機訂單将“擱淺”
    事實上,早在一年前,一些位于海工船建造集聚地的船企已經率先感受到了市場潛在的風險。2013年,福建省幾大知名船企的平台供應船(PSV)接單量超過全國的三分之一,而2014年前三季度,卻有幾家企業出現了PSV訂單“顆粒無收”的現象。隻不過,當時國際油價還保持在相對高位,極少有人預料到,僅一年的時間全球海工船市場就會出現“大逆轉”。
    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爆發之後,船舶行業産業結構調整步伐加快,國内一些船企曾将海工船市場視做三大主流船型市場走低後的“救命稻草”。如今,随着國外海工船運營市場狀況的不斷惡化,大量海工船退租、撤單現象出現,國内海工船建造企業正面臨延期交船、在建項目停工、資金回籠難度加大等困境,海工船正成為“燙手山芋”。
    根據英國克拉克松研究公司的數據,截至今年8月,PSV和AHTS手持訂單量共計521艘。其中,中國船企擁有287艘,占比達55%。在521艘手持訂單中,AHTS手持訂單共計245艘,其中,有86%的在建AHTS預計于今年及2016年交付。同時,PSV手持訂單共計276艘,有96%的在建PSV預計于今年及2016年交付。
    對此,一家船企負責人指出,目前來看,海工船手持訂單主要集中于PSV、AHTS等領域,而這兩大市場今年年初以來幾乎無成交。當前,詢價的船東也很少,即使詢價也隻是做市場調查。該負責人分析認為,海工船市場在如此短的時間内出現如此大的反差,除受油價下跌等因素影響外,還與此前投機商大肆下單有關。該負責人指出,目前許多PSV訂單來自投機船東,在市場發生逆轉的情況下,這些投機船東看到海工船市場已經無利可圖,往往不願意再通過融資方式來接船。據不完全統計,目前中國船企約有100艘PSV訂單屬于此類情況。
    “過多承接投機訂單無異于自殺。”一家海工船建造企業負責人指出,投機訂單大多預付款較低,後期融資如果沒有合同支撐,銀行不會給予支持。而且,未來,可能将有數家銀行開始取消這些投機訂單抵押資産的贖回權。此外,高達70%~80%的尾款壓力也将轉嫁給船企。除了骨幹民營船企以及央企具有一定抗市場風險能力外,一批中小民營船企将不得不面臨經營壓力增大、資金風險加劇等一系列問題,有些船企甚至面臨被“洗牌”出局的命運。
    業界人士建議,面對當前的市場環境,我國海工船建造企業一方面必須全力以赴保交船,力争資金早日回籠,确保資金鍊順暢;另一方面,要千方百計搶抓一些有質量的訂單,确保後續有船可造。不過,也有業内人士表示,風險的來臨,競争的加劇,正是船企向海工船細分市場拓展的難得機遇,相關企業應提高技術能力、提升管理水平、控制生産成本,通過修煉内功提升競争力。